首页> >

001、神秘短信

“你老婆出轨了!”

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,让陈锋不由失笑,现在诈骗短信太有创意了!

岳父曾在边境军事冲突中救老爹一命,后来调回江城,九二年下海经商,白手起家,创建了资产过亿的华禹投资。

陈锋和父辈一样,大学毕业后也入伍从军,即将晋升上尉时,岳父让他退伍和苏婉结婚。

因为岳父查出胃癌晚期,希望在走之前看到女儿成婚。

后来陈锋才知道岳父选择他,除了要给女儿安排一个可靠的归宿,还想让陈锋照顾他的私生子。

陈锋和苏婉青梅出马,在同一个学校读到初中,后来岳父因为生意四处奔波,苏婉跟着来到江城。

两人结婚三年来感情很好,甚至没闹过红脸,但没经过恋爱阶段直接进入婚姻,就像百尺高楼没有地基,一有风吹草动,就让人心惊胆战。

陈锋眉头微皱,指尖不由自主地在桌面有节奏地敲击,他突然想到这会不会是苏振强的把戏?

斟酌片刻,他换了个手机回拨。对方是本地号码,更让他起疑。

接通电话,是一个中年女人,口音很重,“你好,哪位?”

陈锋觉得对方口音朴厚,倒不像骗子,索性开门见山道:“你为什么给我发那条短信?”

“什么短信?”

“你发短信说我老婆出轨了。”

“啊?”女人很惊诧,连连道歉:“应该小孩乱发的……”

“这样啊,那没事了。”他郁闷地挂掉电话,随手删掉短信。心道现在的小孩实在太皮了,一个个都是小皮孩。

秘书赵云雷敲门进来通知开会,他拿上文件前往会议室。

岳父长期住院,公司由岳母张蕙兰和岳父胞弟苏振强主持。

眼看大哥不久于人世,苏振强却毫不顾念亲情,有意撇开大嫂,把公司收入囊中。因此这大半年来,公司的气氛十分诡异。

会议的气氛很压抑,上半年酒店业务营收大幅下滑,如果下半年还没有起色,全年必然亏损。

苏振强主管酒店事业部,推说天灾谁也料不到,不过已经做好下半年的销售方案,有信心实现全年盈利。

接着他反守为攻,指责直播业务收入严重下滑,作为主要负责人,陈锋难逃其咎。

陈锋神色如常,心里却腾起怒火:苏振强素来如此,对自己的问题视而不见,却对总喜欢指责别人!

他解释道:“现在已经过了各路平台跑马圈地的阶段,市场开始整合,平台不再溢价签约主播,收入下滑在预料之中,我们已经做出了相应预案,接下来准备大力进军短视频领域……”

苏振强对互联网一窍不通,有心想找茬,被忽悠得云里雾里,此事自然不了了之,暂告一段落。

因为那条古怪短信,连着好几天,陈锋总忍不住观察老婆的每个动作、表情,不过没发现任何异常,几乎快忘掉了。

这天上午,陈锋再次收到神秘短信:你老婆出轨了,奸夫是宋方哲。

他脑袋嗡的一声响:又来!还有名有姓!到底谁在搞鬼?

宋方哲,陈锋在婚前专门调查过此人,是苏婉的前男友。

陈锋对他的印象很不好,这厮除了脸皮厚、嘴巴花,简直没有任何优点:长相阴柔,总穿件松松垮垮的蹩脚西装,一副瘪三样,能力平平,工作是房地产中介,干了好多年还在基层当置业顾问。

就这样一个人,在大学期间靠花言巧语追到了苏婉。

苏婉婚前大半年跟宋方哲分手,岳父说是因为宋方哲劈腿,两人感情本来就淡,分得干干净净。陈锋一直对此耿耿于怀。

陈锋看着短信,心底一百个不信:就算苏婉出轨,也绝不可能是宋方哲!

想到这里,他不由思考:

谁在后面搞鬼?用意是什么?

陈锋首先想到的还是苏振强,他图谋董事长之位,必须清洗岳母的势力,而他作为岳母最倚重的大将,自然首当其冲。

如果和苏婉出现婚姻危机,岳母还敢信任他吗?陈锋面色不由凝重起来。

兴许是上次陈锋的电话提醒了对方,这次的短信是一个未知号码发来的,抓不到它的尾巴。

陈锋一惊,赶紧翻开通话记录找到上次的号码,拨过去。

不出所料,号码已经变成空号。

幕后黑手不是一般的谨慎。

沉思片刻,他突然鬼使神差地让老战友赵云铮帮忙查一下苏婉近期的开房记录。

老赵跟陈锋情同手足,是秘书赵云雷的堂哥,他前年从部队转业回地方,现在是派出所副所长,查个开房记录不在话下。

老赵接到电话却迟疑道:“这不好办啊,现在个人信息管理很严,没有正当事由是不给查的,要是让上面知道,少说也是一个警告处分。”

陈锋正有些失望,老赵突然又问:“这名字怎么有点熟悉,你老婆好像也姓苏?那你等我几分钟。”

陈锋嗯了一声就沉默不语,手心开始冒汗,心砰砰直跳,一边焦急地等待着老赵回消息,一边又有些后悔自己突如其来的举动。

“这半年有很多开房记录,我拍照给你看吧,”老赵安慰道:“开房记录都是一个人,在事情还没弄清楚前你不要冲动啊。”

嘭!

看着一连串开房记录,陈锋像被一拳打在胸口,脑子嗡嗡作响。他不愿接受,可事实就摆在眼前。

怎么可能?

眉头拧成一个疙瘩,如果苏婉真出轨了,根据开房记录,那从半年前就开始了,可自己怎么没有任何察觉?

结婚三年,他对苏婉的印象就是个有些任性的傻白甜,有什么情绪立刻就要发作,是憋不住话的那种人。

如果她真出轨了,老婆其实是心机深厚、善于表演?

想到这里,他顿时手脚冰冷,后背冒出冷汗,大脑陷入呆滞,眼神涣散。

过了一会,老赵电话又打过来,“我注意到一个细节,开房的记录都是市中区的万豪酒店,时间都在周三中午。”

陈锋脑子一时没转过来,问道:“这能说明什么?”

老赵道:“你要想把事情弄清楚,这就是个线索,不过你要有其他想法,就当我没说,这种事情太常见了……”

“这是底线问题!”

老赵道:“既然这样,那后天周三,我带人跟你一起去,不过在那之前你务必保持冷静,不然要是误会,闹大了反而不美。”

这么密集的开房记录,怎么可能是误会?

陈锋放下手机,脑子里却总浮现那密集的开房记录,紧咬牙关,双拳不由自主地捏紧,手背浮起青筋。

书评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