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>

第2章 害人精

“什么?!”

此话一出,如同一颗响雷落在了穆阳的脑海里面一样,登时被惊得目瞪口呆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“穆磊。”穆阳连忙跳下床,跑到穆磊的身前抓住了两个手臂,紧张道:“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,大伯为何会被铁剑宗打断了腿?”

“你给我一边去,我现在看到你就烦!”穆磊瞬间暴怒,猛然一用力将穆阳推倒在地上,旋即指着穆阳骂道。

“穆阳哥哥!”

见状,苏梦晴也是吓得花容失色,惊叫了一声,连忙奔去,扶起穆阳。

“我,我没事…”穆阳连忙摆了摆手,旋即紧紧抓住了苏梦晴的玉臂,急切的问道:“梦晴,你知道怎么回事是不是?那你告诉我好不好…”

“告诉你可以,但是你要答应我,听了之后,情绪不要那么激动…”

苏梦晴俏丽容颜望着穆阳此时的神情,也是不禁担忧了起来。

“好,我答应你!”

穆阳拼了命点头,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真相。

“穆阳哥哥你被铁剑宗带回后,穆伯伯得知了事情的真相,就气得跟铁剑宗动起了手,结果穆伯伯不敌,被打断了双腿…”

苏梦晴支支吾吾的说着,语气上也是为穆元感到惋惜。

闻言,穆阳的瞳孔骤然便是一缩,浑身上下杀气郁浓,神情也是变得狰狞起来,双手也是猛然加大了力度!

若不是穆阳此时血脉被抽出,丧失了力量,此等力度,苏梦晴还真就受不了。

“是,是谁下的手!”

穆阳双目血红,气得浑身猛烈颤抖,喉咙里更是吐纳出野兽般的粗气。

“是铁剑宗大长老,雁休…”

见到穆阳此时令人恐怕的表情,苏梦晴也是吓了一跳,旋即又不敢隐瞒穆阳,便是讲事实给说了出来。

她了解穆阳哥哥,若是让她知道自己骗了他,恐怕穆阳这辈子也不会原谅她了。

“雁休!”

听到这个名字,穆阳便是将愤怒飙升至了一个顶点,手臂的力度也是猛然加大,即便是此时的苏梦晴也是感到了一丝疼痛。

“穆阳哥哥…”

见到穆阳此时快要杀人般的狰狞神情,苏梦晴也是吓了一大跳,忍不住叫了一声,企图安慰他。

可就在此时,穆磊冷冰冰充满讥讽的声音便是传了过来:“现在知道你是个害人精了吧?要不是你,我爹的腿会被铁剑宗的人打断吗?你说你死在外面不是挺好的吗?为什么还要回来?!”

听到此话,不等穆阳反驳,苏梦晴俏脸之上便是充满了愤怒,转过娇躯,正要开口的时候,外面突然是响起了一道怒喝之声:“混账!”

闻言,穆磊的脸色瞬间就变得煞白起来,眼神之中充满了惊慌。

就在此时,房门之外,一名身穿灰黑色衣袍的中年人,杵着拐杖,被两名佣人搀扶着进来。

来人,赫然便是穆家之主,穆元!

“大伯…”

见到穆元此时的模样,穆阳也是急忙奔了过去,热泪盈眶,满脸心疼的看着他。

穆元却是淡然一笑,伸手帮穆阳抹去眼角的泪水,笑呵呵道:“好孩子,不要哭,哭了,可就不像男子汉咯。”

听到穆元的话后,穆阳立刻重重的点了点头,瞬间换上了一副倔强刚猛的神情!

“哈哈,阳儿这就对了。”穆元非常满意的笑着,并且用手轻轻的拍着穆阳的肩膀,笑道:“你一定要记住,男子汉是不能轻易流泪的,你知道吗?”

“知道了大伯!”

穆阳再度重重的点着头。

“好孩子…”

穆元望着穆阳的神态,依旧充满了温柔和关切。

接着,穆元在两名佣人的搀扶着来到穆磊的面前,凌厉的目光恶狠狠瞪着他。

“爹…”

啪!

穆磊默默低着脑袋,刚开口,穆元便是恶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他脸上!

穆磊的脑袋歪在一边,颤颤巍巍,一点点的回过头来捂着脸看着穆元,不可思议道:“爹,你竟然为了他打我?”

“难道你不该打吗?!”穆元恶狠狠的瞪着穆磊,仿佛要将他吃了一样:“瞧瞧你刚才说的混账话,什么叫害人精不该回来?他不回来,他去哪呀?你身为堂哥,不仅不护着自己的堂弟,还处处跟他作对,我穆元怎么就会生了你这么一个混账东西呀!”

被穆元如此辱骂,穆磊瞬间也不高兴了,咬着牙冲着穆元,气呼呼的喊道:“我算是看出来了,在你眼中就没把我当成你儿子过,穆阳才是你儿子!行,我走!”

说完,穆磊便是风风火火的走了。

“你…”

望着穆磊离去的背影,穆元也是被气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“大伯!”

“穆伯伯!”

穆阳与苏梦晴见状,也是吓得急忙奔过去,一左一右的用手轻轻抚摸着穆元的胸脯,让他顺气一些。

穆元连忙摆了摆手,表示自己没事,旋即又拉住了穆阳的手,满是惭愧的说道:“阳儿,不要怪你堂哥,他这个人就是这样。”

“大伯,您放心,我没有怪罪堂哥,知道他是因为您的关系才这样的。”

穆阳点了点头也是望着穆元认认真真的说道。

“你能这样想就好…”

穆元也是长长松了一口气,整个人瞬间轻松多了。

他生怕穆阳与穆磊堂兄弟之间,会发生矛盾,从此关系进入更严重的恶化。

接着,穆元又抬起双眸,望着穆阳劝解道:“阳儿呀,铁剑宗太过庞大,不是咱们穆家能够招惹得起的,大伯希望你不要报仇了,安安生生当一世的普通人吧,穆家虽然不是什么超级大家族,但可护你一生无忧。”

闻言,穆阳瞬间就低着头沉默了,片刻之后,穆阳握着拳头,咬着牙不甘的说道:“大伯,我知道您是为我好,但我并不愿做一世的普通人,那样碌碌无为,活着的意义何在?铁剑宗欠咱们穆家的,我迟早要讨还回来的!”

“唉…”

听到穆阳的话后,穆元知道穆阳的性格如何,便不再多言,只能暗自摇头略显无奈。

忽然,就在此时,一名下人走了进来,冲着穆元躬身行礼,抱拳道:“启禀家主,苏家主来了!”

“我爹来了?”

苏梦晴闻言,也是一愣,旋即也是轻声喃喃自语了起来。

“哦?”穆元闻言,面容也是浮现而出一丝的狐疑,旋即说道:“苏家主人呢?”

“在议事大厅,长老们正在招待。”

那名下人老老实实的回答。

穆元点了点头,然后回头冲着苏梦晴微微笑道:“梦晴,走,随我去见见你爹爹!”

“好的穆伯伯。”

苏梦晴也是乖巧玲珑的点着头,旋即三人便是朝着议事大厅方向而去。

……

此时的穆家议事大厅之中,左边落坐着四名白发苍苍,满脸皱褶的老者,他们便是除家主之外,拥有最高权利的穆家四位长老!

而右边位置落座的,则是一名中年人和一名少年。

中年人四位长老皆是极为熟悉,赫然便是苏梦晴之父,苏家之主,苏也先!

苏也先穿着一身黑红色条纹长袍,生得气宇轩昂,颇有中年人的成熟温雅气质,特别是眉宇间透发着强者般的凌厉。

苏也先实力在月辰境七重左右,早年曾是三大宗之一,神火宗的内门弟子。

结业后,神火宗也是授予苏也先外门执事长老的位置,可以说,天武城三大家族,苏家的来头最大!

而那名少年,也就十七岁的模样,穿着一身白衣,长相也是颇为俊俏,有面如白玉,公子世无双姿态!

四位长老的目光一直紧紧注视着少年,他们从未在天武城见过这名少年,而且从其本身散发而出的雍容高贵气息,以及苏也先对他的尊敬态度。

四位长老敢断定,此少年来历不凡,而且身后还具有强大的背景!

“穆元呢?都这么久了,为什么还不来?”

苏也先似乎是等久了,脸颊之上尽是不悦,阴沉着脸,阴沉沉的说道。

四位长老中,貌似最有地位的大长老,立刻笑呵呵的给苏也先赔着笑脸,拱手道:“苏家主莫急,家主他正在赶来的路上。”

闻言,苏也先也并没有说话,而是冷哼了一声。

接着,就在此时,穆元被两个佣人搀扶着走了进来,笑呵呵的冲着苏也先,连忙拱手笑道:“呵呵,在下腿脚不方便,让苏家主久等了,我穆元在此给苏家主赔罪了。”

“哼!”苏也先却是面色冰冷,并不领情的冷哼了一声,冲着穆元漠然道:“废话就不要说了,我此次前来,是来找梦晴的,她人呢?”

“爹爹!”

话音刚落,大厅外面便是传来了一道甜软的女声。

紧接着,一位长相俏丽,身材修长的妙龄少女便是进入了大厅。

赫然便是苏梦晴。

与她一同的,自然还有穆阳,穆阳也是抱着拳,望着苏也先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:“苏叔父!”

苏也先见到苏梦晴,当即冰冷的面容,瞬间就如同春天绽放的花朵一样,压根就没有打理穆阳,直接笑盈盈的冲着苏梦晴,笑道:“梦晴啊,你快随为父回家,为父有大事与你商量,还有这穆家,以后就不要来了!”

此话一出,可谓是惊慌全场,所有人都被苏也先最后的一句话给震住了。

“为什么呀爹?”苏梦晴最先反应过来,俏丽的面容充满了错愕的说道:“您为什么突然之间,不让我来穆家了?”

“是啊苏家主,你这是为何呀?”穆元也是连忙说道:“从小两个孩子就一起长大的,关系也是亲密无间,为何你突然禁止他们来往?难道是我们穆家有什么得罪之处?”

“是啊苏叔父,难道是我穆阳有什么得罪之处?”穆阳也是吓得连忙拱手道:“如果有,还望苏叔父明示。”

“好吧,既然你们问了,那么我今天就把话给说明白了。”见到穆元等人不停追问,苏也先便是面容冰霜,好似冷酷无情的说道:“不错,曾经我的确有意让穆阳这个小子做我女婿的意思,但今日就算了。”

“如今的你,被铁剑宗抽取了血脉,只是个资质平庸的废物而已,我怎会将女儿嫁于你?”

苏也先漠然的望着穆阳,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屑与轻蔑。

穆阳握着拳头,恶狠狠的瞪着苏也先,气得浑身发抖起来。

穆元也是猛然皱起了眉头,面容森然的瞪着苏也先。

书评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