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>

第6章生不如死

“菲菲姐,你先出去一下可以吗?我觉得我有必要跟他们俩好好谈谈。”

叶成并没有急于第一时间做什么,而是将不情不愿的孙菲菲推出了摄影棚。

随后又推来沙发,将被自己踢坏的房门堵上。

随手拿起郑文宾落在地上的照相机,翻看里面照片,叶成脸色更冷。

这里面的照片记录着孙菲菲被骗到这里,拍摄果照的全过程,可以想象。

当时的孙菲菲是多么的无助,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到,那后果,难以想象。

取出里面的内存卡,随手捏碎,叶成目光猛然看向郑文宾,程旭,充满杀意。

“叶成,识趣的赶紧送我们去医院,否则,我让你在监狱里面也不要想好过!”

短暂的慌乱之后,经理程旭开口威胁出声。

他自认为叶成就算是再怎么胆大包天,也不敢杀他,不敢杀在场的所有人。

毕竟现场有四个人,连杀四人,那就是惊天大案,警方一定会彻查到底的。

“对我来说,杀死你们,就跟踩死一只蚂蚁,没有区别,只是稍微有些麻烦罢了。”

叶成对程旭的威胁视而不见,语气冷淡的开口。

本来还算镇定的程旭,心中顿时一慌,他感觉叶成不像是撒谎。

他是认识一些道上混的人的,尤其是其中一个叫文哥的,更是真的杀过人。

可是叶成给他的感觉,比那位文哥都还要凶悍可怕。

瞬间,他认怂了,开口道:“叶哥,有话好说,今天这一切就当没有发生过,好不好?”

“经理,怕他干嘛,他还真的敢杀我们不成?”

刚从剧痛中稍微恢复过来的郑文宾,一副咬牙切齿的开口。

下一刻,叶成消失在了原地,手中银针,准确无误的插到四人的哑穴。

四人顿时禁声。

“我的确不会杀你们,因为,我要让你们生不如死,让你们一辈子都记得即将发生的噩梦……”

叶成神色戏谑之中,带着寒意开口。

程旭郑文宾眼中带着惊恐,想要逃跑,但是却被叶成抢先一步制住。

随后,一根根银针扎向了人身体之上的各处痛穴。

人身体的痛穴有很多,每多扎一处痛穴,疼痛便会翻倍。

“啊!”

剧烈的疼痛,几乎要将程旭,郑文宾痛晕过去。

但是因为叶成扎了太冲穴的缘故,却又让人比平时更加的清醒,感受到的痛苦,也更加的清晰,根本没有办法晕过去。

两人面目扭曲,不断的在地上翻滚,似乎能够减轻身上的痛苦。

“杀…杀了我……”

此刻两人,只求一死。

十分钟后,叶成拔掉银针,两人衣服早已经被汗水湿透。

看向叶成的眼神,更是充满了惊恐。

此刻的叶成,在他们的眼中,是比恶魔还要可怕的恐怖存在。

叶成神色冷淡的拨通了周泽民的电话,开了免提之后,开口道:“喂,周总吗?我是叶成。”

“是小叶啊,都说了直接叫我周老哥就好,这么客气干什么,还有,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?尽管说就好。”

电话中传来周泽民高兴的声音。

“嗯,周老哥,我没什么事儿,只是打电话告诉你我的手机号码,有事情可以联系我。”

叶成一边开口,一边注意着程旭的反应。

在程旭听到周泽民声音之后,整个人猛的一震,叶成便知道,程旭应该知道周泽民是谁了。

他虽然没有用掉周泽民那个人情的想法,但是借势还是懂的。

挂掉电话,叶成开门直接离去。

他相信,接下来不用自己说什么,程旭都知道应该怎么做。

无论是个人武力,还是人际关系,程旭都没有办法跟他斗。

“你们两个愣着干什么,还不赶紧报警!”

郑文宾看向叶成的眼神之中,也有着惊恐,但是他相信法律会制裁林峰的,所以想要报警。

“我报尼玛!”

程旭强忍着疼痛,狠狠地朝着郑文宾踢去。

今天的这一切,都是因为郑文宾,不是因为郑文宾怂恿,他又怎么会得罪林峰,导致现在的结果。

郑文宾有些懵了,看向程旭的眼中,有着迷茫。

“今天的事情,谁都不要说出去,不然我跟他没完!”

程旭怒声开口警告道。

……

叶成打开房门,便看到孙菲菲在看不到里面情况之下,正用耳朵贴着,想要听到里面的情况。

看到叶成出来,顿时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,目光却是不由想要看向门内。

叶成快速关上房门,孙菲菲还是看到程旭跟郑文宾。

看到两人好像跟之前相比,没有区别的样子,顿时松了口气,看来叶成没有再用暴力手段,收拾两人。

“叶成,你跟他们谈了些什么?他们还是要坚持报警吗?”

孙菲菲略显担忧的开口问道。

叶成笑着开口道:“菲菲姐,你就放心吧,经过我跟他们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的谈话,他们彻底被我感动,绝对不会找我们麻烦的。”

“真的?”

孙菲菲狐疑,无论是程旭,还是郑文宾,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。

尤其是程旭,有钱有势,被程旭一顿揍,怎么可能善罢甘休。

“叶成,这两年我也有些存款,你拿去,赶紧离开中海市,程旭就算不报警,也很有可能找道上混的人对付你,你暂时去其他城市躲一躲吧。”

心中有着强烈不安的孙菲菲开口说道。

看着如此担心自己,为自己考虑的孙菲菲,心中感动,柔声道:“菲菲姐,相信我,他们绝对没有那个胆子再来找麻烦。”

话语之中,叶成透露着浓烈的自信。

“嗯,我相信你。”

孙菲菲点点头,目光却是看着叶成。

叶成有些不适应,调侃道:“菲菲姐,我的脸上有花吗,干嘛这么看着我?”

“叶成,我感觉你变了,变得更加的自信了,以前的你,总有一抹忧郁藏在心底。”

孙菲菲犹豫了一下,开口说道。

叶成闻言,先是一愣,随后神色慎重的开口道:“是吗?不过这应该是好事儿吧,另外,以后我也不会再让菲菲姐你受任何的委屈。”

“嗯。”

面对叶成突然的话语,孙菲菲也是心中一阵感动。

仿佛只要有叶成在身边,就算是天塌下来,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书评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