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>

第4章神奇的针灸

听到叶成的话语,本来还准备叫人将叶成赶出去的女医生,也是充满了震惊。

老人心脏受到压迫,她是知道的,不过,却是通过拍X片看出来的。

她没有想到,叶成号个脉,连这都能看出来,难道叶成真有本事不成?

“小兄弟,你说得没错,文革的时候批斗地主,我意外被倒下来的石磨压到后背,侥幸捡回来一条命,却落下病根,之后身体就一直有些不好。”

老人家点点头,看向叶成的眼神,有着期待。

没有人想死,他虽然看透生死,却也不会嫌自己活够了。

“都怪我不争气,不然也不用父亲您一直操劳公司的事情,做手术的时间都没有。”

一旁的周泽民满脸惭愧的开口,随后迫切对叶成问道:“小叶,你真的有把握治好我父亲吗?”

叶成自信点头,开口道:“放心吧,我有足够的把握治好。”

“不知道你想要怎么治疗?我可以配合你。”

这个时候,女医生一脸好奇的开口问道,并且主动要求配合。

她虽然对于许多招摇撞骗的中医不满,但是却也知道,中医之中,的确是有些能人,能医人所不能的。

叶成也没有想到,这女医生态度会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,一时之间有些不适应。

不过也没有迟疑,开口道:“我需要对老先生进行针灸,你可以帮我找几根银针吗?”

“没问题,我们医院就有中医门诊部。”

女医生直接点头,随后对身后护士道:“快去打电话,让他们将银针送过来!”

叶成本来还觉得女医生会不会有什么阴谋诡计,但是现在看起来,对方真的一心只为病人考虑,不由对女医生的印象好了不少。

叶成不知道的是,这位女医生是位十足的医痴,愿意如此配合叶成,也不是一心为病人考虑,而是迫切想要看到,叶成究竟如何用针灸,治好老人。

知道特护病房需要,没有人敢怠慢,不过几分钟,一套崭新的银针便送了过来。

叶成随手取出十多根银针,酒精灯消毒之后,开始在老人的背部开始扎针。

一针接着一针,几乎没有停歇,给人一种行云流水般的感觉。

叶成的动作看似简单,但是每次扎针前一刻,便有一股深绿色的能量,透过银针,进入到老人的体内。

老人能够明显的感觉到,银针刺入自己的身体中,非但没有任何疼痛,反倒是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。

本来时刻疼痛的身体,有了明显的缓解。

三分钟不到,老人背上已经插了十几针,叶成也开始按照顺序,一针针的将银针取了下来。

整个过程下来,不到十分钟。

叶成直接起身,擦了擦并不存在的汗水。

“这就结束了?”

女医生有些发愣,她完全从这里面看不出任何门道。

叶成翻了翻白眼,问道:“那你还想怎样?”

“爸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周泽民第一时间对着老人问道。

老人尝试性的挥了挥自己的手臂,顿时双目大亮,哈哈大笑道:“我已经好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,现在只觉得我浑身都充满了力量!”

说话间,老人拒绝了周泽民的搀扶,下床走动了几步,动作矫健,浑然没有之前病恹恹的模样。

这一幕,让女医生也是啧啧称奇,周泽民也是露出喜色,事实,已经证明一切!

“老先生,我只是治好了您的暗疾,不过您的病拖的时间时间太长,伤了元气,还需要好好调理才行,我会开一副药方给你,服用半个月左右,应该就能彻底恢复。”叶成笑着开口道。

老人已经被叶成神乎其神的医术彻底折服,连连点头道:“一切就麻烦小兄弟了。”

周泽民也是满脸感激道:“小叶,谢谢你,你的大恩大德,我永世难忘!”

“两位客气了,治病救人本就是医者的天职,况且说实话,我其实也有件事情想要拜托周先生。”叶成闻言一喜,开口道。

“不管什么事情,小叶你尽管说,只要我能办到,绝不推辞,另外我年长你几岁,如果不介意的话,叫我周老哥就好。”

如果说之前,他对叶成只是表面上的客套,那他此刻,是真的起了结交的心思。

毕竟以他的身份,不是谁都可以跟他结交的,更不要说跟他平辈相交了。

但是现在的叶成,却让他刮目相看,所以主动交好叶成。

叶成也不推辞,点头道:“那我在这里先暂时谢过老哥了,到时候有需要,我再联系老哥。”

他打算找个机会,介绍孙菲菲跟周泽民认识,只要以后有周泽民罩着,无论是郑文宾,还是经理,都绝对不敢再打孙菲菲主意的。

周泽民点头应下,叶成看事情已经搞定,也没有再待在医院的打算,写下药方之后,便告辞离去。

刚走出走廊不久,叶成便被拦住了。

“有事?”

叶成望着拦住自己的女医生,开口问道。

“你好,正式认识一下,我叫秦嫣然。”

女医生伸出右手,做着自我介绍。

“叶成。”

叶成自报家门,与对方的玉手一握即收。

“你教我针灸之术好不好?我对你的针灸之术非常感兴趣。”

秦嫣然没有废话,开门见山,说出了自己的目的。

叶成展现出来的针灸之术,实在是太神奇了,对于她这样的医痴来说,自然想要学习。

“不行。”

叶成现在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,可没有心情教别人的想法,便想要挪步离开。

“我可以给丰厚报酬!”

“难道你不想将中医发扬光大吗?”

秦嫣然没有想到,叶成如此干脆利落的拒绝,匆忙开口。

可是叶成脚步却是丝毫没停。

眼看叶成真的要走,秦嫣然满脸不甘的开口问道:“为什么你不愿意教我?”

“因为我没空。”

叶成话语简单直接,人已经走出去老远。

秦嫣然一愣,没想到叶成的理由,如此简单,直接。

眼看叶成越走越远,秦嫣然脸上反倒是露出了笑容:“真是一个有趣的人,明明看起来普普通通,没想到这么厉害,不过,我也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,想要摆脱我,没那么容易。”

书评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