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>

第3章以暴制暴

叶成也能够猜到周泽民的想法,开口道:“周先生,我属于医道世家,祖上有不少医治疑难杂症的药方,说不定能够对令尊的病,有所帮助。”

叶成也不是撒谎,他祖上的确曾是医道家族,只是飞黄腾达之后,变成了旁支末节。

另外,他也的确对中医有浓厚兴趣,但是因为家族原因,才会在大学的时候学的经济管理系罢了。

“随便你吧。”

周泽民闻言,也不好直接拒绝,加上担心父亲病情,回应了一句,便匆忙朝着病房外走去。

叶成换下身上的病服,快步跟上了周泽民,走在了周泽民身后,来到了重症室。

重症室病房中,躺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,边上正有一男一女,穿着白大褂的医生,在跟老人说着什么,其中的女医生还一边在病例表上做着记录。

男医生看起来三十岁上下,长相普通,头上还轻微谢顶,符合绝大多数医生的特征。

那女医生,却是让叶成觉得有些惊艳。

她看起来二十四五岁,甚至于比这个岁数还要小,肤如凝脂,五官精致典雅,一头微卷的金棕色头发,配上一双雪白的大长腿,格外引人注目。

“秦医生,我爸的情况怎么样?”

周泽民几步来到这女医生面前,一脸担心的开口问道。

女医生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,开口道:“情况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糟糕,本来我觉得可以尝试一下动手术的,但是现在的情况来看,只能够保守治疗,尽可能的延长病人生命,但是也最多只有一年可活。”

老人年纪已经不小,身体技能衰竭严重,如今病情恶化之后,就算是她,也没有任何的把握手术成功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

周泽民一张脸顿时变得煞白,难以接受这个事实。

倒是床上的老人,笑着开口:“生死有命,我能够活到这个岁数,老天也算待我不薄了,泽民你又这么争气,我也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了,还能够再活一年半载,已经是老天爷对我的恩赐了。”

周泽民闻言,仍然心有不甘,但是连这方面的权威医生都这么说了,他也没有任何办法。

叶成对于老人的豁达,也是不由钦佩,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到老人这样直面生死呢。

没有迟疑,叶成主动站了出来,开口道:“老先生,不介意我帮你号号脉吧?”

中医讲求望闻问切。

叶成看老人的脸色,加上女医生所说的话语,已经对病人的病情有了足够的了解,对于治疗也有十足把握。

不过自己连脉都不把一下,便直接说如何治疗,恐怕会被直接当成神棍,没有人会相信的。

“你这小子是什么意思?秦医生二十三岁就从斯坦福大学麻烦了博士学位,对于身体机能衰竭的研究在全世界都有足够的权威,她说治不好就是治不好,你这毛头小子瞎掺和什么!”

周泽民还没有发话,女医生旁边的男医生便是对着叶成一阵训斥,借此来讨好旁边的女医生。

本来周泽民还抱着侥幸心理,想要让叶成尝试一下,听男医生这么一说,顿时露出了犹豫之色。

女医生眉头一蹙,对于旁边男医生讨好般的话语,心里有些不舒服。

不过她必须对病人负责,开口道:“周先生,我知道你担心父亲的病情,所以急病乱投医,但是你要想清楚,如今病人身体状况非常差,稍有差池,病情便会更加严重,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。”

周泽民一听,也是反应过来,心有余悸。

他还真的有去找寻那些偏方尝试的想法,但是女医生这一提醒,他也彻底绝了心中那点侥幸心理。

叶成听着几人的谈话,不由皱起了眉头。

几人的态度,都偏向于不让他把脉,至于治疗,应该更是不用考虑的事情。

叶成得到枫无涯的传承,一梦千年,虽然他还是他,性格上面却难免受到影响。

他也立志,继承枫无涯的意志,凡事只求问心无愧即可。

虽然他不至于像枫无涯一样,一怒便杀人的杀神,却也容不得别人质疑自己,质疑枫无涯。

“真是麻烦,直接让我号号脉不就行了。”

叶成懒得理会这些人的话语,直接朝着老人走了过去。

无论是他对周泽民,还是老人,都有不错的好感,还是自己可能之后有事情需要拜托周泽民,都让他决定,必须救治老人。

与其自己跟对方扯皮,也得不出一个好结果,还不如自己以实际行动,来证明一切。

“小子,你想要干什么!”

男医生看到叶成的动作,冷笑一声,便伸出右手,想要将叶成擒拿住,给叶成一个教训。

他从小学习空手道,如今已是空手道三段的实力,自信拿下叶成,手到擒来。

男医生手搭在叶成的手腕上,刚准备用力。

叶成的手却是柔软无骨一般,轻松挣脱,反手用力。

“咔嚓!”

“啊!”

脱臼的声音传出,随后便是男医生痛苦的惨叫声传来。

一切发生得太快,周泽民本来还想提醒男医生,叶成身上有伤,不要伤到叶成。

但是这突如其来的情况,让他的话语卡在了喉咙,一时之间,心中充满震撼。

叶成却是不管大家的反应,来到了老人的面前,开始为老人号脉。

“你怎么可以在医院打人?我看你根本不是什么医生,而是流氓吧!”

女医生也没有想到,叶成一言不合,便直接下狠手,让护士带男医生去医治的同时,对叶成骂道。

只不过很显然,对方受过良好教育,说不出来什么脏话。

叶成却是懒得理会,将手抬起来之后,开口道:“老先生的病,我已经清楚了,有足够的把握,可以治好。”

此话一出,全场惊讶,不过,却都不怎么相信。

“大话谁都会说,却没有像你这么会吹牛的。”

女医生撇撇嘴,显然对于叶成的话不以为然。

周泽民心中也有些不舒服,本来他对叶成还有一定好感的,但是如今父亲病情严重,他可没有心情听叶成在这里开玩笑。

叶成也不恼,看向老人,开口道:“老先生,你体内心脏旁边不远处,有很重的内伤,对内脏的压迫很严重,我没有猜错的话,应该是重物压迫所致吧?”

原本对于房间中所发生的一切,都无比淡然的老人,骤然听到这话,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,也第一次,正视叶成,眼中有着不可思议。

书评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