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>

第0001章 寄人篱下

株兰高档住宅区,唇枪舌剑的柳家妇人三人组,难得凑在了一起。

饭桌前,一身OL制服、黑色丝袜的柳冰寒,看着一身镂空黑色连衣裙、吃饭挑挑拣拣的女子,微微皱眉。

这个镂空黑色连衣裙的女子,名为柳灵凌,是柳冰寒的妹妹,一个小心思多如繁星的绝对现实主义的女子。

“韩枫,饭都做得差不多了,赶紧出来吃饭吧。”

“好嘞,还有最后一个汤。”

话音刚落,不一会儿,一个身着花色围裙的男子,两手端着一大碗紫菜蛋花羹,从厨房走了出来。

小心翼翼地将紫菜蛋花汤放在桌上,韩枫先给对面始终一眼不发的中年美妇盛了一碗。

“多喝点儿汤啊,身体舒服,妈,您趁热喝。”

柳淑芬也不抬头,反倒冷哼一声。

见状,柳冰寒微微皱眉:“妈,韩枫给你盛汤,你就不能态度好一点儿。”

“我态度怎么了?他吃我们家的,喝我们家的,难道还想让我把他当祖宗供起来啊?”

“你”

见状,韩枫连忙给柳冰寒盛了一碗,打着哈哈道:“来,冰寒,最近老忙那个项目的事情,累坏了吧,来,喝点儿汤。”

看着眼前这个对自己家人唯唯诺诺、和颜悦色的男子,柳冰寒既无奈又辛酸。

这个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男人,入赘到柳家,这两年来受尽了母亲的冷嘲热讽,妹妹的挖苦讽刺。

原因无它,只因韩枫不是家人眼中的金龟婿,不能给柳市集团的发展带来枝叶伸展的助力。

所幸,柳冰寒精明能干,一个人撑起了小半个偌大的柳市集团,也勉强撑起了两个人的小家。

她柳冰寒就是想一种纯粹的爱情,有错吗?

一念至此,柳冰寒眼中闪过一丝不忍:“韩枫,别忙了,坐下吃饭。”

闻言,柳灵凌极为不满道:“哎?姐,什么意思啊,韩枫还没给我盛汤呢?”

闻言,柳冰寒猛地抬起头来,峨眉紧皱,冷声道:“柳灵凌,你自己没长手啊?不想吃,就赶紧滚。”

柳灵凌嘴角一扬,不屑道:“神气什么啊,就知道对家里人横,对外奴颜婢膝的,连封氏集团一个小小的项目都拿不下来,再这样下去,怕是整个柳市集团都要落到柳擎那家伙的手里了。”

封氏集团,封雷天一手经营,是翠峰市首屈一指的上市集团,可以左右一个市g d p的存在,自然不是勉强二流集团柳氏集团可以随意攀枝儿的。

柳擎,柳市集团的另一个接班人,柳冰寒最强有力的竞争者。

“啪~!”

一拍桌子,柳冰寒噌得站了起来,自己为这个家费神费力,反倒时不时地还要受自己阴阳怪气的妹妹的挖苦。

“柳灵凌,你常年在外边儿鬼混也就罢了,一回家,就给我阴阳怪气的;你吃的穿的,都是我柳冰寒挣回来的,你有什么脸面对我指手画脚的?!”

“呵呵.柳冰寒,你傻了吧,柳氏集团是爷爷创立的,老爸的股份,按照遗产继承,我们娘仨都有份儿!

你那个吃软饭的老公,才是吃你的穿你的,我柳灵凌并没有。”

看着此时自顾低头吃饭、默而不语的柳淑芬,柳冰寒紧咬着嘴唇,“妈,你也不说句话?!”

见柳淑芬一言不发,柳冰寒噌地站起身来,拿上包儿,转身离去。

对于柳家一家人的唇枪舌剑,韩枫自是识相地默而不语;

先前,自己曾经无数次偏袒柳冰寒,换来的只是柳灵凌处心积虑地给柳冰寒制造麻烦;但自己若是置身事外,她反而只是和柳冰寒怄怄气。

柳灵凌就是这样用驯导畜生的方式,告诉韩枫,自己就是寄柳家篱下的一条狗,不要多管闲事。

见柳冰寒离去,柳淑芬顿时原形毕露,一脸不屑地踹了踹韩枫的凳子:“喂,给你撑腰的走了,你还不识相地赶紧滚。”

“哎哎哎,别啊,妈。”

就在此时,柳灵凌戏谑道:“韩枫,当初你进门的时候,你是怎么答应我跟妈的,进我柳家可以,但你除了要照顾一家人的起居之外,还要每年给家里赚十万。”

“今年的钱呢?”说着,柳灵凌摊开了猩红指甲的白皙左手。

闻言,韩枫掏出了一个建行银行卡,不喜不怒,轻声道:“这里边有八万,剩下的两万,我会抓紧补上的。”

“嘭~!”

闻言,柳淑芬猛地站了起来,一脚将韩枫的椅子踹到在地,怒喝道:“那还愣着干嘛,赶紧滚出去挣钱去啊,连十万块都赚不到!废物!”

看着韩枫青筋暴起的拳头,柳灵凌冷哼道:“怎么,你还想跟妈动手?反了你了!打你骂你羞辱你,你都得给我忍着,要是忍不了,随时可以滚出柳家!

姓韩的,只要你还在柳家一天,你让我有任何不爽,我就让你老婆麻烦不断,不信你就试试!”

果然,听闻此言,韩枫紧握的拳头逐渐松开,面色赤红。

“钱,我会一分不少地拿回来!”

说完,韩枫站起身来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两年前,鬼使神差来到翠峰市的韩枫,身无分文,在翠峰大学附近的烧烤摊儿打工。

也是在哪里,韩枫认识了临近毕业的柳冰寒。

对于那个从不嫌他穷,虽然淡漠,却处处为他着想的女子,韩枫即便是忍辱负重,忍气吞声,也只想用生命来守护,哪怕只是做做饭,拖拖地,刷刷碗。

有多大的能力,做多大的事情;蝼蚁之力,尚且知恩图报。

韩枫走后,柳灵凌满脸不屑道:“滚的好,彻底从柳家滚出去才好呢,看见他我就恶心,什么东西?!

要不是因为韩枫这个废物,柳冰寒去封氏集团谈合同,也不至于被赶出门外;柳冰寒受辱是小,我们柳氏集团可就损失大了啊!

那可是封氏集团啊,翠峰市顶尖的上市公司,若是柳氏能搭上线儿,那往后可就一飞冲天了啊!”

说话间,柳灵凌眼冒金光。

旋即,一脸黯然,无尽的憎恨涌上心头,咬牙切齿道。

“都怪韩枫那个废物,要不然以柳冰寒那身段儿,谈个项目还不是轻而易举?”

此时,柳淑芬轻喝道:“灵凌,你怎么说话呢,再怎么说,她也是你亲姐,要不是你姐,你爸的股份早就被你那个狼子野心的柳擎给吞占了。”

柳灵凌轻声嘀咕道:“我怎么了嘛,我说的是实话啊,章少都告诉我了,负责跟柳冰寒谈项目的那个项目经理,都暗示过她好几次了,她倒好,非得装清高。

妈,都什么年代了,大家都是成年人,各取所需嘛,柳冰寒居然还说要谈什么纯粹的爱情,这不脑子有病嘛。

这下好了,谈爱情谈爱情,给柳家谈来了个姨妈巾,不是喝尿,就是吸血。”

“灵凌啊,你说的那个章琅,他是怎么知道封氏集团内部的事情的?”

“妈,章少家的高层可是跟封氏集团的那位,有着合作关系呢。”柳灵凌神气道。

“什么?!”

听闻此言,柳淑芬惊愕道:“灵凌,你是说,章琅能够跟封氏集团的老总封雷天搭上线儿?”

“哼,那是当然了,妈,你以为你闺女我的眼光会差吗?”

柳淑芬放下了手里的碗筷,殷切道:“灵凌啊,这样,你看看,能不能通过章琅这条线儿,帮你姐把那个项目给谈下来,这关系到你姐能不能继承柳氏集团啊。”

柳灵凌瞥了柳淑芬一眼,低头,夹菜,不语。

柳淑芬哪里会不知道,自己这个精于算计的闺女在想什么。

“这样,灵凌,只要你能把这个项目谈下来,妈给你做主,把你爸的遗产多给你一份儿!”

“两份儿!妈再给你匀出一份儿,怎么样?”

闻言,柳灵凌心里一喜:“妈,你说的是真的?”

“妈无戏言!”

“好嘞,妈你就请好儿吧。”

说完,柳灵凌背起刚从章琅那儿换来的包儿,左摇右晃地走出了家门。

柳淑芬啧啧说道:“就我闺女这身段儿,不得把那个章琅给迷得神魂颠倒了啊,别说一个项目了,就是十个项目也不在话下啊,哈哈”

书评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