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>

第2章 谁无礼

一切似乎都在重演,上一世秦洛起身去洗手间,也听见了争吵,只是当时他怕招惹是非,转身去了另一头的洗手间,但这一世,他却不想去另一头了。

毕竟另一头太远。

而且他是仙尊,他有什么好怕?

迈步,秦洛就朝前走去,很快就到了争吵的人群外围,朝里一看再听听议论声,便就猜出了事情的大致,地上有个昏倒的老头,旁边蹲着一个愤怒的年轻男子,还有一个站着的少女。

年轻男子在怒骂少女,说对方走路蛮横撞倒了自己父亲,倒地就昏迷不醒了,而少女则惊慌失措的直摇头,说自己没碰对方,是那老头撞了她,又直接倒地了。

周围有十多人围观,议论纷纷,有人说是少女的错,撞倒了老头就要承认不能推卸,说现在的年轻一代越来越不像话了,也有人说这是碰瓷,老头肯定是故意的想要讹钱,那年轻男子是一伙的,两人在演戏坑这个少女。

毕竟这少女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,穿的很是光鲜还是名牌,长的细皮嫩肉,清纯明媚。

“你别站着哭哭啼啼,装什么可怜!告诉你,我没带钱,你必须立即给我十万块!下一站我要赶紧下车去医院救我爸!你没钱就给家里打电话,如果不给钱,等会你就跟我一起下车!我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你也别想活!”

年轻男子怒目圆瞪吼道。

“我,我真没碰他,真没!”

少女一边擦着脸上的泪花,一边委屈道。

“闭嘴!惹了事就推脱,你还要不要脸了!刚才都有人录下来了,就是你蛮狠走路,跟个太妹一样撞倒了我爸!我有证据,你逃不掉!”

年轻男子恶狠狠道。

然后旁边就站出了一个穿着西装的眼镜男子,朝众人晃了晃手机,“我坐在最前面,刚才凑巧更新手机系统,想要试试相机有没有变化,就打开了相机,然后录下了刚才洗手间旁边的一幕,这个小姑娘啊,你撞倒了人就要敢负责,这么耍赖是没用的,谁都是有爸妈的人,谁都会有老的一天,做人要讲良心啊!”

此言一出,周围那些原本支持少女的人,也变了立场,纷纷指责少女,朝对方愤愤看去,暗道真是人心不古,世风日下啊!撞倒了人还装无辜,真是白享受国家的教育了,连最起码的做人底线都没了。

少女闻言哭的更凶了,脸色也变得更为慌怕紧张,若是被人强行拉下火车,她该怎么办?

周围显然没人相信她了,也没一个朋友在身边。

“就知道哭!有个屁用!赶紧给我钱,我爸救命要紧,就要到下一站了!你别逼我拉你一块下车,也别逼我做狠事,医药费十万,一分不能少,现在就给你爸妈打电话!”

年轻男子指着少女再次怒斥。

“你这丫头片子,惹了事就要承担后果,快找你爸妈转钱吧,哭有什么用啊!”

眼镜男也正色道。

周围的指责更是层层叠叠压来,少女想要解释,却知根本没人信,倔强委屈只能化作泪水,她怕的身子发抖,也只能拿出手机,准备朝家里求救,她家里并不缺钱,只是她不想接受这么一场无中生有的冤枉与敲诈,所以迟迟没给家里打电话。

但就在这时,人群中却有人挤了出来。

然后迈步朝前走去。

路本来就是给人走的,这没错,但这冷不丁钻出的人,却想要从昏倒的老头身上跨过去,这就有些无礼了,顿时那蹲着的年轻男子,噌就站起身,伸手阻拦,还怒道:“你这是干什么,连个昏倒的老人你都要欺负啊!那头没有洗手间吗,为什么非要在我爸头上跨过去,你还是个人吗!!”

“对啊,这学生太没人性了!”

“垮掉的一代名不虚传啊!”

“白读书了,人渣!”

指责声一下都落在了秦洛的身上,对于他要从老头身上跨过去的动作,都表达了强烈的不满,唯有那站在旁边的少女,朝他略微惊讶的看去,这瞬间秦洛看见对方美眸中闪动的泪花,不由有些心疼。

她还是和上一世一样,单纯而娇弱。

这少女叫做林薇薇,是金都一中的学生,上一世两人是同班同学,只是此刻秦洛还未进入金都一中,所以林薇薇并不认识他。

但秦洛却记得,当年林薇薇没少帮他,在他割腕自杀的前一天,还打电话专门安慰了她,虽说在仙尊秦洛的眼中,周遭众生不过都是蝼蚁,但对于这个善良单纯,曾给了自己温暖与帮助的女子,他却不能无视。

眼眸一冷,秦洛扭头朝周围的人看去,那视线冰冷至极,仿佛九尺寒冰,也如刀刃一般锋利,身为仙尊的强势与霸道在他此刻的眼中尽显,虽说他看上去只是一个弱冠少年,但霎时周围那些指责训斥的声音,却在他这目光之中渐渐消失了!

仿佛再敢多说一句,就要神魂俱灭一般!

“地上躺着的是个老人,不假,但若是一个不要脸,倚老卖老,还碰瓷敲诈的老人,我为什么不能从他身上跨过去?难不成我要尊重他?”

秦洛清冷的道。

“你敢这么侮辱我爸,我看你是找死吧!你这种禽兽,就该打!”

年轻男子闻言,顿时愤怒无比,一拳就狠狠朝秦洛的脸上打去,劲风很强,一看就是个练家子,周围人见此一幕,均是幸灾乐祸,感觉秦洛活该被教训!

这么年轻就不学好,长大了也是祸害,还不如被暴打一顿,学点做人的道理。

只是任谁也没想到,电光火石间,这迅猛的一拳就悬在了半空。

竟被秦洛轻描淡写抬手抓住了!

任凭年轻男子如何用力,都不能再挺进半分!

且指骨开始传来针扎般的疼痛,就如刀刃在削砍,就如骨头要裂了一般!年轻男子嚣横的面色,很快就变得发白,然后布满了惊恐,在他眼中原本柔弱可欺的少年,也变得恐怖至极,看不透深浅了。

“说我是禽兽,对得起你?我只给你三秒机会,下跪道歉。”

秦洛冷冷的道。

那语气从他稚嫩的口中说出,带着一种古怪,却又如天威一般,让人打心里敬畏生惧!

书评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