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>

第1章 重生在一千年前

脑海中沉重的眩晕感渐渐消失,秦洛使劲撑开了眼皮,视线里是一排排整齐的座位,还有左右并不认识的男女,他转头朝右看去,窗外则是疾驰飞逝的景物。

这是……

眼中一丝惊骇之色,犹如霹雳划过,足足呆滞了数分钟之后,秦洛才渐渐恢复了平静,而这一切并没人发现,也没人知道秦洛这位在长生界叱咤纵横的凌天仙尊,居然天劫没死,重生在了一千年前的地球。

脑海中一幕幕的记忆,就如雨后春笋,开始急速的涌现。

熟悉又如刀刃扎割着他的心灵!

车祸而死的父母,雨夜跳楼的女友,大醉三日痛哭割脉而死的自己,也许没人能想到,当年他割脉自杀,却灵魂被恰巧经过此地的真武仙帝碰见,那曾被人讥笑嘲讽,羸弱多病的体质,竟是长生界万年难得一遇的紫云圣体,秦洛的灵魂肉身被真武仙帝大袖一卷带走,自此去了长生界。

凭借紫云圣体,一路披靡,成为仙尊。

在真武仙帝的十名弟子之中,他是最有机会继承其衣钵的,但哪知最后却沦为天劫之下的一粒尘埃,化为乌有。

秦洛此刻还记得那漫天狂啸的雷光,还有狰狞密布的闪电,以他的修为也许可以撑到最后,但他的心志却在最后关头出现了破绽,生死绝灭之中,他魂魄深处竟浮现了父母以及女友沈如筠的身影,那一霎万千挣扎与坚强覆灭,而他也葬身在了天劫之中。

上一世虽说有紫云圣体,但奈何修炼神速却根基不稳,最终功亏一篑。

这一世重来,秦洛必然要一步一个脚印了。

从兜里掏出一张火车票。

上面的日期清晰,记忆也无比的清晰。

当年秦洛的父母,托关系将他从宁川中学,转到了金都一中就读高三,为的是在将来的高考之中获得好的成绩,而此刻的秦洛正是乘坐火车前往金都,金都乃是岭北最为繁华的城市之一,经济富饶,名胜古迹诸多,在秦洛的父母看来,这是一场可以改变秦洛人生轨迹的大事。

事实的确如此,他到了金都,遇到了人生挚爱沈如筠。

却也在金都之地,经历了父母双亡,挚爱跳楼的悲剧,他永远无法忘却那一幕幕刻骨铭心的画面,也无法忘记那如同烈火焚身的痛苦,否则也不会修炼一千年,魂魄深处仍旧烙印着父母与沈如筠惨死的画面。

秦洛所在的秦家,乃是上京四大家族之一,人丁兴旺,势力在整个华夏都数得上,秦洛的父亲秦平达乃是当代家主的三子,年少的时候才华横溢,被誉为上京才子,一路被荣耀与光环包围,只是在大学的时候,却遇到了出身寒门的母亲李冉,且一见钟情。

这一段爱情,显然被秦家所不容,百般阻挠,受尽奚落。

最后秦平达愤然与秦家决裂,带着李冉出走,到了小城宁川结婚生子,此事当时在上京引起了轩然大波,秦洛的爷爷气的当场昏倒,发誓一辈子不让秦平达踏入家门!

虽说父母后来在宁川白手起家做了科技公司,年利润几百万,但放在秦家人眼中,却只能沦为笑话,秦洛至今记得当年仅有一次进入秦家,所受的嘲笑讥讽与欺凌,那个高高在上,陌生而冷漠的爷爷,还曾给过他一个耳光。

这个耳光是当着他父亲与母亲的面,打的!

因为他睡了秦家的一个年轻女佣。

而这一切,不过是秦家人怕秦平达再次进入秦家,争夺家产,才陷害栽赃的秦洛,只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爷爷,却根本没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,就只是一个耳光!

秦洛清晰记得母亲哭红的眼,父亲愤怒到发抖的身子!

后来父母的科技公司研发出了石墨烯高端技术,原本可以获得融资,笑傲科技界,却也被秦家人从中使坏,最终专利被人强取豪夺,两人悲愤痛苦遭遇车祸而死,虽说秦洛没有任何证据,却也知道,这车祸也是秦家人做的!

他们见不得父亲崛起,见不得父亲重新获得爷爷的认可,进而争夺家产。

想到这一切,秦洛的眼中两道厉芒宛如雷霆闪现!上一世秦洛软弱可欺,吃喝玩乐半个纨绔,见父母被辱被欺被杀,却只能流泪痛苦,却只能自杀结束一切。

而这一世,不同了!

秦家的门,他发誓还要踏入,且要让整个秦家为曾经的一切,付出代价!

左面车厢墙面上,挂着北辉集团的广告,这是岭北最大的上市集团,拥有千亿市值,当年在北辉集团接班人聂北辉的眼中,秦洛不过是蝼蚁一样的存在。

所以,对方可以残忍霸占他的挚爱沈如筠。

然后面对他的报复,一次次的折磨作践他!

沈如筠的死,是秦洛除了父母之外,最大的痛,这一世他要让聂北辉,让整个北辉集团沦为灰烬!!

检查了一下此刻的身子后,秦洛不由苦笑,还如当年一样,他的皮肉筋骨,脏腑神魂,都弱的可怜,紫云圣体在浑浊的空气中,根本发挥不出优势,反而会受损,就如飞机注入柴油,不仅飞不起来,还会损毁一个道理,若是换了航空汽油,立即就能腾空而起了。

所以此刻,他要做的就是寻找灵气。

脑海中依旧拥有前世的万般功法,只要找到灵气,他有信心重回巅峰。

不过此刻也非百无一用,重生之后,虽说强横的修为尽皆消散,但魂魄还是带回了一丝真仙之力,虽说少的可怜,却已让他体魄极大改善,拥有蜕血境巅峰的实力。

长生界的修炼,由低到高,划分为数个境界,乃是蜕血、壮气、养魄、修魂、成圣、古仙、仙尊、仙皇、仙帝、古神。

秦洛此刻的蜕血境修为,放在长生界不过是垫底的存在,但放在地球这种灵气枯竭的低劣空间,想必不会太差。

但地球上是否有修炼长生大道的人,他并不清楚,彼此是否是一样的修炼体系,他也不清楚。

一切也只能从长计议了,反正距离父母车祸和沈如筠自杀还有很久,时间对他而言,足够了。

微微一握双拳,力量顿生。

秦洛的脸上好看了一些,他起身准备去上洗手间,临上车时买了一大瓶冰镇可乐,天气燥热贪图凉爽全喝了,此刻来尿意也属正常。

算起来,他已经很久没吃喝拉撒这些事情了。

毕竟仙尊之体,服食天地精华,并不需要重复这些凡人的琐事,秦洛嘴角挑起一丝笑意,暗道就算是重新体验一把做人的感受吧。

只是他刚起身,就听前面传来了女子的哭泣声,男子的暴吼声,还有很多人纷纷闻声站起围了过去……

书评(0)